岸田文雄再次改组内阁,白改?

发布日期:2022-08-22 19:22    点击次数:179

  其内阁改组,改了也似乎没改的劲儿,不是没有原因的。

  文 | 海上客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安倍去世后,再次改组了内阁。8月10日,当他宣布调整14个内阁岗位的时候,确实令人瞩目。毕竟,其内阁一塌刮子19个岗位,仅5人留任。

 8月10日傍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宣布改组内阁图:共同社 8月10日傍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召开记者会,宣布改组内阁图:共同社

  可共同社8月12日公布的日本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岸田内阁支持率并无显著上升”。海叔查阅了下具体结果,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增长——增长了3.1%。显然,岸田对自己大动干戈调整内阁后,得到的支持率提升量,并不会感到满意。

  1

  岸田为什么要改组内阁?无非两方面原因——

  其一,安倍遇刺身亡。安倍在世时,执政党自民党内最大的派系是安倍派,由此使得岸田文雄施政时,总有掣肘,许多方面无法施展。毕竟,岸田派在自民党内当时顶多算第四大派系。而安倍之遇刺,又让安倍与“统一教”之间的关系浮出水面,由此,使得自民党一些高层与“统一教”的关系成为日本政界关注的对象。政敌加以利用、民间多有不满,很可能对未来政局不利。岸田刚宣布要再次改组内阁,承认与“统一教”有瓜葛的7个内阁成员被调整就上了日本媒体的头条。

 安倍与弟弟岸信夫,都与“统一教”有牵连 安倍与弟弟岸信夫,都与“统一教”有牵连

  其二,在安倍去世后举行的日本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大获全胜。岸田文雄必然要盘算自民党该如何长期执政的问题。他更要将人事任命权牢牢地抓在手里,变自民党的胜选为自己的胜利。岸田此次采取了快刀斩乱麻的打法,仅用几天时间就确定了新内阁方案。其中较为吸引人眼球的是撤换防卫相。安倍晋三的亲弟弟岸信夫离开防卫相职位,曾经担任过防卫相的浜田靖一“官复原职”。同样“官复原职”的还有加藤胜信——2019年在安倍内阁出任厚生劳动大臣的他,此次回到原来的办公室。另外,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数字化担当大臣河野太郎以及经济安全保障大臣高市早苗也是再次入阁。

 岸田第二次改组内阁后的新成员图:NHK报道截屏 岸田第二次改组内阁后的新成员图:NHK报道截屏

  从“女安倍”高市早苗入阁可以看出,岸田似乎也不是在清洗安倍派。尽管安倍派尚未选出新头目,可岸田对安倍派的人也有所安排。还譬如岸信夫,尽管不再在内阁成员名单上了,可他多了一个党内职务——自民党国家安保担当首相辅佐官。这可能是因为岸田派在党内并不足够强大,仍需照顾各派平衡。

  不过,如此一来,9月份安倍是否该被安排国葬,将继续争论下去,直到葬礼时间的迫近。

  2

  为什么岸田文雄第二次改组内阁后,看上去新内阁的民意支持率并没有显著提升呢?在海叔看来,很大程度上在于——岸田文雄看起来仍对各派照顾有加,新内阁换汤不换药。戏法再怎么变,还是老一套。日本人民对此感觉疲倦。其实,在参议院选举时,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投票率不高,特别是日本年轻人投票率不高。有些县市的20岁左右的选民,投票率不足三成。日本内务省的一个统计是——2021年10月的选举,20多岁的选民只有36%在小选区投票,成为政治参与率最低的群体。为此,在今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日本一家大型连锁拉面店竟然推出如此服务——

  只要是投过票的顾客,就可以免费续面。

  果然招徕到一些生意。毕竟,投个票能换点吃的也好。

  可从最终投票率上看,情况并没有什么变化。那些自嘲“就业冰河期”的“废物联盟”成员,懒得去投票的大有人在。

  也难为一些日本资深政客。譬如安倍遇刺之际,在奈良街头演讲的他,其实听众也不过几十人。安倍就为了这么一场演讲,而送了命。而其他政客,甚至有被拍摄到一个人站在街头咧咧,而竟无一人在听的。海叔要说, 山东守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从前中国街头卖艺说相声的还要来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而日本政客的街头演讲沦落到无人听讲的份上,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呢?

  3

  不得不说,日本民众对政界的无感,一个很大原因是——日本政界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如何施政,最终都要听美国的摆布。譬如目前,日本政府内部正在讨论一个问题——如何与美国进行核共享。

  海叔要说,日本是二战战败国。曾经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侵略周边国家的日本,在二战后期挨了美国两颗原子弹,成为目前为止唯一在战争中被原子弹轰炸过的国家。那完全是其咎由自取。可战后,人类认识到核武器的威力,以及可能对人类造成的危害,而从国际社会层面控制核武器使用。

 今年5月,冲绳民众反对美军基地建设图:英国《卫报》 今年5月,冲绳民众反对美军基地建设图:英国《卫报》

  作为被核攻击过的国家,日本本该老老实实支持《核不扩散条约》。此前,也有报道提出,岸田文雄将于今年11月于广岛主持一个国际核裁军政策讨论会。可突然又从自民党内部传出,日本准备和美国“核共享”。这是要把核武器搬到日本对付潜在对手的节奏吗?

  从岸田当局对核武器的截然相反却又“共存”的两种态度,也就不难明白——其内阁改组,改了也似乎没改的劲儿,不是没有原因的。

  微博相关解读

  延伸阅读

  日本内阁改组:后安倍时代派阀势力洗牌与岸田的雄心(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左)在东京皇宫参加完认证仪式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视觉中国 图当地时间2022年8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左)在东京皇宫参加完认证仪式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视觉中国 图

  8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对内阁进行了改组。由于这次内阁改组距离前首相安倍晋三遭枪杀仅过去一个月,其内阁人事调整将透露出自民党内部各派系的此消彼长与权力转移,在后安倍时代,岸田文雄如何利用党内变局平衡人事安排,顺利推行其招牌政策“新资本主义”,是他能否构建起长期政权面临的首项挑战,灯箱广告因此备受关注。

当地时间2022年8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中)和内阁成员在首相官邸合影。在支持率下滑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改组了内阁,任命浜田靖一取代被暗杀的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弟弟出任防卫大臣。当地时间2022年8月10日,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前中)和内阁成员在首相官邸合影。在支持率下滑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改组了内阁,任命浜田靖一取代被暗杀的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弟弟出任防卫大臣。

  与“统一教”切割能否洗刷污名?

  近一个月来日本媒体的舆论关注点一直聚焦在“统一教”对日本政治的渗透问题,由于“统一教”和自民党议员之间的联系不断浮出水面,致使岸田内阁支持率急剧下降。迫于舆论压力,岸田文雄不得不在8月6日表示对内阁成员和副大臣展开调查。随着媒体报道深入,自民党内参与政教勾结的国会议员被陆续曝光。自民党派阀安倍派内包括细田博之(众议院议长)、岸信夫(原防卫大臣)、 下村博文(原文部科学大臣)等35名国会议员出现在与“统一教会”有关联的名单上,令人瞠目。

  过去十年间,文部科学省一直由清和会(即“安倍派”的正式名称)把持。由于文部科学省下辖的文化厅宗教课拥有对宗教法人的管辖权,能够对宗教法人的认证及税收减免待遇发挥决定性影响,因此文部科学省一直是各类宗教团体高度关注的省厅。自2012年第二次安倍内阁以来,共产生7任文部科学大臣,除林芳正外,下村博文、驰浩、松野博一、柴山昌彦、萩生田光一、末松信介六人均属于清和会。足可见,安倍长期政权时期对“统一教”及“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的包庇与“统一教”对清和会的利益输送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清和会是自民党内最大派阀(99人),安倍遇刺身亡后群龙无首,实行临时的集体领导体制,面临重新洗牌局面,又因清和会与“统一教”政教勾结的过往已被世人知晓,遭受举国舆论的严厉谴责而陷入暂时蛰伏状态。岸田文雄利用这一“窗口期”有意肃清与“统一教”关系密切的议员,利用内阁改组向民众展示与“统一教”的切割姿态,洗刷污名,是实现其在后安倍时代真正自立并尝试构筑长期政权的关键一步。

  清和会蛰伏,宏池会崛起

  从第二次岸田改组内阁公布的阁僚名单看,自民党内的派阀格局正发生着深刻变动。其中,岸田派4人,安倍派4人,麻生派4人,茂木派3人,二阶派2人,无派阀2人,公明党1人,具体人事任命见下图:

  可以看出,同属于保守本流宏池会系(宏池会现任会长即岸田文雄,故该派也俗称岸田派)的全面崛起,岸田派、麻生派、茂木派共11人入阁,占据总务、法务、外务、财务四大枢要职位,在自民党内四大要职方面,麻生太郎留任副总裁,茂木敏充留任干事长,在党内确立起主导地位。

  反观清和会(安倍派),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虽然属于安倍派,但若回顾2012年自民党总裁选举时,松野博一、高木毅、盐谷立等人曾公开支持町村信孝参选而非安倍晋三,可以说在本届改组内阁中真正属于安倍晋三“遗臣”的只剩下西村康稔与高市早苗(无派阀但属于安倍亲信)。党内能够发挥影响力的则属政调会长萩生田光一。萩生田光一原本希望继续担任经济产业相,但这次调任政调会长后,变相确立了其在安倍派中的地位,同时在阁僚经验和党职经验上,萩生田与担任过2次大臣和政调会长的下村博文在资历上实现持平。可见,与岸田关系密切的萩生田今后在安倍派中肯定会占据一席之地。

  总体而言,这次内阁改组人事调整给人重视“平衡”和“稳定”的印象。加藤以厚生劳动大臣、浜田以防卫大臣再次入阁,加上西村康稔、河野太郎、高市早苗等具有各类群体号召力的有阁僚经验者再次入阁,足可见岸田文雄致力于打造一个由宏池会系主导并且能够推动政策实现的内阁,目的在于更顺利地推行政策课题,以实现自民党在参众两院选举时的政权公约。

  岸田能否构筑长期政权?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26届国会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获得超过半数席位。在本次改选议席中,自公联盟中的自民党获得63席,公明党获得13席,远超此前设定的“过半数”目标。加上未改选的70个议席,执政联盟在参议院席位达146席。修宪势力在参议院获得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突破修宪动议所需“门槛”。

  由于岸田文雄在未来三年内面临的选举压力“骤降”,这也意味着,对其领导地位的挑战,及“新资本主义”计划等关键政策的挑战,大概率都将来自于自民党内部。

  过去十年间,安倍派一直在自民党内处于优势地位。在党策即为国策的自民党一党优位体制下,政府和民众的关切间存在明显的乖离趋势。日本民众最关心的是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的切身利益,政府的关注点则主要集中在修宪与政治大国化的宏伟目标上。通过低汇率保持出口竞争力、以积极的财政支出发挥拉动总需求的“安倍经济学”给予了日本金融财团低廉的融资成本,但并没有真正惠及普通民众,反而加剧了贫富差距。

  现如今,日本经济的长期停滞局面已经造成了诸多社会矛盾,甚至已酝酿出个体以暴力改变现状的凶险冲动,今后如何改善民生经济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

  岸田内阁上台后,认为日本过度依赖市场,导致无法实现公平分配,加剧了贫富差距的扩大。因此提出通过“增长和分配的良性循环”,强调政府职能和纠正分配构筑“新资本主义”。但值得注意的是,岸田内阁把“加薪”作为实现分配战略的核心,意图实现扩大中间阶层的愿景,诸多环节需与既得利益集团博弈。

  根据岸田内阁“新资本主义”公布的框架,推进科技立国、支援初创企业、地方活性化、经济安全保障是实现经济增长的四大支柱,计划通过四大支柱政策,实现劳动生产率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将生产率提升与工资增长相挂钩,通过加薪扩大中产阶级,进而提升国内消费需求,实现提振经济增长的目标。但问题在于实现第一步“生产率提升”→“增加工资”环节,需要日本金融财团削减在“安倍经济学”中唾手可得的金融收益,日本的工商业财团削减留存收益将其用于加薪。第二步“增加工资”→“消费扩大”环节需要更为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

  解决上述难题不仅需要全党一致的团结合作与经团联等财界四团体的全力配合,更需要岸田充分发挥“从分割到协调”的能力,岸田能否把握机会实现“黄金三年”的长期政权,让我们拭目以待。

  (王鹏飞,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

点击进入专题: 今日热点精编

责任编辑:张迪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广州市名豪五金制品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